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1/1
    马乔

    阅读36465

    关注

      父亲的熊猫发蜡铁皮小盒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,是在他的书桌抽屉最里面的角落,边角的红色漆已有深浅不一的磨损,露出的部分已经锈迹斑斑。那时我惊奇,心想:“父亲年轻时如此臭美,居然用这么时髦的东西,这与 ...

    微信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在手机呈现